我是客家人(下篇)‧採茶小戏成大戏‧客家戏曲传四海

2020-07-10
[导读 ] 客家人爱唱山歌,也爱唱戏。客家人于古时西晋时期因战乱而迁徙至赣、闽、粤三地的山区地带,因山区地势崎岖而以农业维生,其中多数从事种茶和採茶工作,形成客家民系特有的採茶文化。在以农业维生的旧时代,居于中国……
我是客家人(下篇)‧採茶小戏成大戏‧客家戏曲传四海客家人爱唱山歌,也爱唱戏。客家人于古时西晋时期因战乱而迁徙至赣、闽、粤三地的山区地带,因山区地势崎岖而以农业维生,其中多数从事种茶和採茶工作,形成客家民系特有的採茶文化。在以农业维生的旧时代,居于中国南方赣、闽、粤地带的客家人最大的娱乐就是观赏“採茶戏”。随着客家人的迁徙,这种属于“小戏”的戏曲剧种也流传至台湾。随着时代的改变,以“採茶戏”为基础的“小戏”逐渐发展成的“客家大戏”,成为了现今台湾客家戏曲新剧种,角色更多且表演规模更大,促使客家戏曲的精粹得以世代相传。传统的“採茶戏”因採用採茶山歌为音乐基础而得名,从明末清初在中国南方赣、闽、粤地区盛行,并依地区而分类成江西採茶戏、安徽採茶戏和广东採茶戏等,并于于清末民初随着客家人迁徙到台湾,採茶戏也流传至台湾客家族群聚居的山区。台湾的客家族群有句谚语“採茶入庄,田地放荒”,形容旧时台湾客家村庄里的客家人为了观赏“採茶戏”而放下手边工作的情景,由此可见“採茶戏”风靡无数台湾客家人的心。“台湾的客家族群最早是流行属于`小戏’剧种的`三脚採茶戏’,此剧种只有三个行当(角色分类),即一个丑角和两个旦角,故事内容生活化,对白俚俗而容易引起观众的共鸣。”来自台湾的台湾戏曲学院客家戏学系的助理教授刘丽株受邀来槟城浮罗山背“天穿日客家嘉年华”时与本地客家人分享台湾客家戏曲的发展及演变。基本艺术:说、唱、弄传统的“三脚採茶戏”以《张三郎卖茶》为故事主轴,并特别注重丑角行当的表演,因此主角是丑角卖茶郎――张三郎,另两个旦角为张三郎的妻子和妹妹。故事内容与客家人的生活和文化息息相关,并发展出与观众互动的即兴演出。故事分为《上山採茶》、《劝郎卖茶》、《送郎绑伞尾》、《粜酒》、《问卜》、《桃花过渡》、《劝郎怪姐》、《茶郎回家》、《盘茶、盘堵》和《十送金钗》等十个剧目。擅长客家戏曲的她也教导本地客家人有关採茶戏的基本艺术表演,包括“说”、“唱”和“弄”。“`说’意指唸白(拉长尾音的说话方式),口白(说口语化的对白)并数板(拍打板子来伴奏)。`唱’则是唱採茶山歌和小调。`弄’指的是整合手、眼、身、步、法的协调性身段表演。”说完,她带领听众一起做暖身运动,然后再以灵活的身手示範弄手绢的身段表演,教人见识其扎实功力。接着,她摇身一变成丑角,示範喜感十足的身段表演,让现场的听众捧腹大笑。在她的指导下,听众也以有趣又生动的身段表演来尝试体验扮演丑角的滋味,有者甚至不顾一切地抛开形象豁出去,扮起丑角来惟妙惟肖。有者则比较害羞,扮演丑角时表现得稍微拘谨。功架表演讲究走步传达角色情绪为了让本地客家人可以亲身体验到客家戏曲的丰富内涵,刘丽株传授了多项身段表演的技巧予听众。当中包括舞台上的角色体现优雅的手势“兰花掌”和“兰花指”,还有呈现英勇神态的“拳头”手势。除了手势,客家戏曲亦对角色表演时的脚部功架也很讲究,当角色的左脚向后踏步时称为“左踏步”,反之当右脚向后踏步时称为“右踏步”。若是饰演老生角色,得以“八字步”将双脚形成“八字形”的步伐来行走。而“走脚步”和“跑圆场”也是客家戏曲演员的基本功。“走脚步”意旨角色走的步伐,而“跑圆场”则是角色跑的步伐。当角色欲表现出焦急不耐烦的样子时,得“顿脚”左右蹉步来表现角色不安的情绪。当所有动作结束时,角色得呈现“亮相”短促停顿的姿势才能下场。展现多元风貌三种戏曲集一身刘丽株说,客家大戏应时代的需求而在台湾社会兴起,除了依然保留客家戏曲“九腔十八调”唱腔之美,呈现自然奔放,轻鬆活泼的山歌唱腔之外,也吸收四平戏、乱弹戏和外江戏等音乐元素,展现“有容乃大”的多元综合之美,彰显客家戏曲在舞台上的企图心。剧情也从家庭中日常生活的趣事,进一步扩展至历史故事。来自台湾苗栗的荣兴客家採茶剧团曾于2006年在台湾的国家剧院上演以客家先贤罗芳伯带领客家子弟飘洋过海到南洋婆罗洲开垦拓荒的客家大戏《罗芳伯传奇》,呈现出客家族群刻苦耐劳,不畏艰难的硬颈精神。此外,该剧团也于2013年在国家剧院呈献改编历史的客家大戏《霸王虞姬》,在剧中融合客家採茶调、京剧皮黄腔和歌仔戏七字都马调。客家採茶调採用壳仔弦为伴奏乐器,而歌仔戏则以音色低沉的椰胡来伴奏,反之京剧则以音色高亢嘹亮的二胡和京胡来伴奏。三种戏曲的背景音乐不一样,表演形式各有特色,展现客家大戏包容多元的风貌。经历时代的蜕变,客家戏曲从早期只在台湾的农业社会盛行“三脚採茶戏”,演变成如今客家村庄每逢庙会节庆时上演的酬神戏,更在加入新元素革新发展成“客家大戏”之后,得以在台湾的国家剧院上演,进一步将客家戏曲精粹引进国家艺术殿堂,以推动客家採茶戏得以推向国际舞台。展现四功五法增设行当成大戏目前,台湾的客家戏曲除了依然保存属于“小戏”性质的传统“三脚採茶戏”,也因应时代的转变和需求,而逐渐发展成“客家大戏”,俗称“改良戏”或“採茶大戏”。行当也从原本的丑角和旦角,再增设“生”和“净”两个行当,演员人数超过三个人,且角色更多。刘丽株说,“客家大戏”分为“生”,“旦”,“净”和“丑”四个主要行当。“生”又分为“小生、老生、武生”几个种类,“小生”指青年男性角色,“老生”是老年男性角色,“武生”是武功高强的男性角色。“旦”包括“小旦、武旦、刀马旦、老旦、花旦、青衣”等女性角色,其中“老旦”为年老的女性角色,“花旦”是年纪轻的小家碧玉角色,而“青衣”则是性格稳重的大家闺秀角色。“净”大致分为“文净、武净”等粗犷且刚烈的男性角色。“丑”是指有趣和搞笑的角色,分为“文丑,武丑”等种类。客家大戏的行当比传统的三脚採茶戏更多,且表演规模更大,因此对于演员的要求也更严谨。“演员必须接受`四功五法’基本功的训练,才能上台表演大戏。`四功’包括唱、唸、做、表(表演和武功),`五法’包含手(手势)、眼(眼神)、身(身段)、步(台步)、法(以上几种技术的方法)。与此同时,演员也必须具备`把子功’武刀弄棍的对打招式,还有掌握`毯子功’高难度的翻滚动作。”传承文化精粹办海外巡迴讲座在台湾客家委员会的安排下,刘丽株于2010年开始到各国巡迴演讲和教导客家戏曲,以传承客家戏曲之美予世界各地的客家人。“台湾的客家族群依然保留客家文化的精粹,因此客家委员会愿意展开客家文化海外巡迴讲座来传授客家的文化内涵给各区域的客家乡亲。”她在台湾以外的区域和国家推广客家文化的过程中发现,许多乡亲可能是从客家文化中找到童年时的回忆,遂对于学习客家文化与艺术的接受度比较高,只是有些东南亚的客家人不擅于表达情感,在学习客家戏曲时表现得比较害羞。“若客家族群失去了属于自己的母语和艺术文化,一味地接受西方文化的侵入,那还剩下甚幺可以传承给下一代?”曾到多个国家传授客家戏曲与艺术的刘丽株认为,传承文化的过程并不易,因此希望客家族群省思传承的重要性,并一起为传承客家文化作出更大的努力。/副刊‧报道:刘楚珊‧2015.06.2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