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客家人(上篇)‧莫忘祖宗言‧前辈积极传授保文化

2020-07-10
[导读 ] 我国华人主要分为客家、福建、潮州、海南、广东、广西和三江七大方言族群,其中客家人佔了本地华人人口约20%。客家祖先多数于清朝时期铤而走险南下马来半岛谋生,有些得以衣锦还乡,有些不幸客死异乡,更有人就此……
我是客家人(上篇)‧莫忘祖宗言‧前辈积极传授保文化我国华人主要分为客家、福建、潮州、海南、广东、广西和三江七大方言族群,其中客家人佔了本地华人人口约20%。客家祖先多数于清朝时期铤而走险南下马来半岛谋生,有些得以衣锦还乡,有些不幸客死异乡,更有人就此在南洋落地生根。客家谚语“宁卖祖宗田,莫忘祖宗言;宁卖祖宗坑,莫忘祖宗声。”显示客家人重视祖先和不忘本的精神。儘管客家人在本地扎根已有两百年之久,却从来没有忘记文化的根源。经常与其他区域和国家的客家人保持联繫,传授客家话、客家歌谣和戏曲予下一代,共同为传承客家文化而努力。本地华人的祖先多数来自于中国福建、潮州、海南、广东、广西和三江(即中国江苏省,浙江省和江西省)等省份和城市。于明清至民国时期,本地华人祖先来到此地讨生活后,也将源自故乡的文化传承至南洋,使现今的本地华人都以祖先的居住地为家族繁衍的历史源头,也就是自己所属的籍贯。除了以上这六大方言族群,本地华人社会也由其中一个方言族群建构而成,也就是中国汉族十六大民系之一的客家民系,这也是唯一不以地域命名的民系。客家民系俗称客家人或客家族群,“客家人是中原南迁的先民,也被称为`东方的犹太民族’。古时因为战乱,客家人为了避难而迁徙,翻山越岭到山区开垦拓荒,并从此居住在山区安居乐业,因此客家人亦有`丘陵上的民族’之称。”来自台湾东华大学台湾文化学系兼任教授吕嵩雁博士说。根据史料记载,中国西晋时期,北方游牧民族趁皇族内乱期间与南方汉族产生政权上的对峙而爆发“五胡乱华”,接着“永嘉之乱”使汉族政权被外族攻破后,迫使原本居住在中原区域的汉人为了避难而大量南迁,辗转来到赣、闽、粤三地交界处在山区扎根,与当地少数民族交流融合,经过千年演变而形成了刻苦耐劳又团结的客家民系。客家人离乡背井迁徙期间荆棘载途,来到异地生活亦遭受诸多的委屈,使客家人在艰难的环境中锻炼成坚韧刚强又团结奋进的精神。“清朝时期,当时的中国人包括客家人在内通常都因家乡战乱和贫穷而被哄骗或欺骗到台湾或东南亚一带做劳工。他们有些是为了发财而被游说到海外,有些则是为了偿还赌债,也有些被掳作人口贩卖到异地做奴隶。在飘洋过海的路途中,有些不幸因航行的环境恶劣而病逝,也有些被人口贩卖组织推下海而丧命,只有少数人得以在海外赚了一笔钱后衣锦还乡,也有少数人选择在异地落地生根。”吕嵩雁博士娓娓道出旧时客家祖先迁徙的辛酸。保育客家话吕嵩雁博士说,大量客家人于清朝时期迁往东南亚和台湾。台湾客家人是仅次于闽南人的台湾第二大族群。“台湾的第一通行语言是华语,第二通行语言是闽南语。早期台湾客家人缺乏自信,怕讲母语会被人嘲笑而不敢讲客家话。”直到1988年,台湾的客家人意识到客家话和自身的文化在渐行消失中,而发起“还我母语运动”以唤醒客家人重视母语的重要性。2001年成立的“行政院客家委员会”使台湾客家语言与文化得以更全面地获得国家体制的承认与重视。“目前,台湾学校有教导小学生和年轻人客家话以鼓励年轻人讲客家话,冀望珍贵的母语得以传承给下一代。”本身是客家人的吕博士对客家文化甚有研究,今年与三位客家专才罗茵茵、刘丽株和李杰奎展开“2015年海外好客文化巡迴列车”到东南亚五个城市推广客家文化,其中一站是受槟州客家公会邀请到槟城浮罗山背“天穿日客家嘉年华”演讲。他希望藉此让本地的客家人有机会认识台湾客家语言与文化的演变,从而推动全球客家人的交流,让客家语言和文化都能在全球各地世代相传。发音含古韵吕嵩雁博士说,客家话的音韵特点是保有部份上古音声母,也就是南北朝以前的语音,“以华语声母zh,ch和f发音的字,以客家话发音时是转换成d,t,b和p声母发音。其特点亦包括保有少数捲舌音,例如`中’华语发音是`zhong’以zh为声母,但客家话是以`d’为声母发音。`埕’的华语音韵是以`ch’为声母,客家话是以`t’声母发音。”“客家话也保有部份重唇音,例如`吠’的华语声母是`f’,客家话是以`p’声母发音,`放’的华语声母是`f’,客家话是以`b’声母发音。”他说,客家话也保有唐宋时期中古音韵母的特色,包括塞音韵尾和鼻音韵尾的特点。以双脣塞音韵尾“b”为例,“涉”念sab。舌根鼻音韵尾“ng”的例子有“风”念“fung”。“由于客家话保留了唐朝时期的发音特点,因此客家话比华语更适合用来朗读唐诗。例如唐朝诗人岑参的诗作《逢入京使》,贺知章的《回乡偶书》和王翰的《凉州词》等等。”谐音的禁忌客家话亦有谐音的禁忌,吕嵩雁博士举例说,客家人认为将“血”字说出口是不吉利的象徵,于是将“猪血”改称“猪红”,“鸭血”改称“鸭红”。“客家人也认为`猪舌头’的`舌’与`蚀’同音,为了避讳`蚀本’而将`猪舌头’改称`猪利头’,以讨个好彩头。客家人也因忌讳瘸脚而将`瘸子’改称`吊菜仔’。关于姓氏方面,各姓氏的客家人为了尊重自己的姓氏,而改称与姓氏同音的词彙。例如“尘灰”因“尘”与“陈”姓同音而改称“神灰”,“黄牛”是“黄”姓的忌讳,而改称为“赤牛”。堂号认宗亲客家人于中国西晋时期因逃难而从中原南迁,先抵达安定地区的客家人为了收留慢到的宗亲,于是在自己家门前挂上“堂号”,好让晚到的宗亲容易辨认自己的亲族,从中获得暂时的照顾。久而久之,“堂号”成了客家人姓氏的代号。吕嵩雁博士说,“堂号”大部份採自祖先的居住地,有些则採自祖先的遗言或古文的经句,有些则混合两个“堂号”。“举例而言,若这一家客家人的祖先来自中国河南省,那幺家里的中堂就挂上`河南堂’的堂号。”台湾客家人的“堂号”都有个“堂”字,而他来槟城时观察到槟城客家人家门前的堂号则省略了“堂”字,只有两个字。他说,由于古时中国人的卷册都是由右至左翻开,因此“堂号”也是由右至左书写。不过他做研究时,亦发现有些客家人的“堂号”将“堂”放中间。一代传一代客家人飘洋过海迁徙他乡,使客家语言随着时代的演变,还有受当地环境和语言的影响,而在不同的区域发展出各自的词彙。“词彙在不同的区域有各自的发展,例如同样一种球类运动,台湾称为`撞球’,而马新两地则称为`桌球’。这并没有对错之分,而是时代的发展演变而成。”吕嵩雁博士说。根据他的研究,清朝时期客家祖先大量南迁至台湾、东南亚和中国四川省等地,然而如今其后代所说的客家话在不同的区域所运用的词彙则大不相同。“我发现如今四川省客家人的客家话音韵特点已改变,相比之下台湾的客家话依然保存得比较完整。”他说,老一辈的台湾客家人仍旧保留比较多存古性质的旧词彙,而且多数与四五十年前的客家话旧文献相同。“举例而言,老一辈的台湾客家人仍旧会以`硬颈’来形容客家人`择善固执’的传统精神。还有以客家话`有目水’来表示`有眼光’,`水道料’表示`自来水费’和`打脚偏’形容`走路不稳’等等。“中年的台湾客家人向老一辈人学习客家话,步入社会后则受华语词彙的影响。例如他们以`万年笔’表示`钢笔’,`自转车’表示`脚踏车’,`反心’表示`后悔’等等。”至于年轻一辈的台湾客家人的思维模式以华语为主,其次是闽南语。“客家话的使用空间受局限,使现代年轻的台湾客家人吸收许多华语和闽南语的词彙与音韵。例如他们称`儘採’来表示`随便’,`菜头’表示`萝蔔’等等。”“儘管近年来年轻人也因为受哈日哈韩或崇洋风气的影响,而吸收了许多外语词彙。但由于客家前辈近年来也在年轻一辈中极力推广客家话,因此我相信客家话并不会这幺快消失。”吕嵩雁博士信心十足地表示。信仰大伯公客家人在异乡颠沛流离的日子儘管辛苦,他们还是咬紧牙根撑下去。除了因为客家人一直秉持坚韧不拔的传统精神,在他乡的日子里,信仰“大伯公”也成了客家人的精神寄託。“`大伯公’也称土地公、土地神或福德正神,最初的形式是一种`自然崇拜’,意旨人们会找棵大树或石头,并赋予它象徵性或神灵化的意义,这也是人们饮水思源的表现。”吕嵩雁博士说。“由于客家人视此信仰犹如亲人般亲近,于是以家族长辈`伯公’来称呼`土地公’为`大伯公’,彰显出客家人长久以来与土地的紧密关係,以及热爱故乡的心。/副刊‧报道:刘楚珊‧2015.06.2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