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剂师弃高薪为开店铺路‧骑铁马环岛寻美味咖啡

2020-08-02
[导读 ] (雪兰莪‧巴生17日讯)在台湾任职药剂师的大马男子陈劲豪,在医院工作多年看尽人生百态及生离死别,令他感觉人生无常,并厌倦了这种与刺鼻药水为伍的生活。于是,他毅然辞去这份高薪工作,返回大马骑上“铁马”展……
药剂师弃高薪为开店铺路‧骑铁马环岛寻美味咖啡(雪兰莪‧巴生17日讯)在台湾任职药剂师的大马男子陈劲豪,在医院工作多年看尽人生百态及生离死别,令他感觉人生无常,并厌倦了这种与刺鼻药水为伍的生活。于是,他毅然辞去这份高薪工作,返回大马骑上“铁马”展开为期45天的“慢活”环岛之旅。他希望以慢步调的生活方式去发现和享受祖国美丽的一面,且边骑边品嚐各地精品咖啡,为他在3年后开设一家精品咖啡馆的梦想铺路。现年33岁的陈劲豪于3月1日展开“单车骑迹”(Biracle)与“咖啡朝圣之旅”。他以西马海岸线顺时钟的方向为主要路线图,贯川北马、东海岸与南马等地,然后返回巴生,整个行程初步预算最长45天完成,即最迟4月15日回到家,当中有可能在更短时间内结束,一切胥视当时的情况。厌倦医院生涯要改变他接受《》访问时说,按照计划,他平均一天会踩七八十公里的路程。爱好摄影的他也会在旅途中边骑边拍摄,待日后开设咖啡馆后,把大马美丽的风景照张贴在店内与顾客分享。陈劲豪是于1999年高中毕业后,到台湾大学唸药学系,并在完成学业后一直留在台湾医院工作。说到专业药剂师,相信无论在台湾或大马都是一份稳定又收入可观的职业,但对陈劲豪来说,在医院待太久了,他反而要作出改变。“每天在医院看见生离死别不断交替上场,令我有很大的感慨,而我也开始厌倦这种生活,很想改变。去年底,我脑海突然浮出一个想法,就是计划3年后回马开设精品咖啡馆。”坐言起行,陈劲豪在今年初辞去药剂师一职,返回马来西亚实现他的宏图大志。他说,回马后,他不断思考如何在如雨后春笋般林立的咖啡馆,以及竞争的市场中突围,最后,他想到“单车环岛嚐咖啡”的点子,希望在嚐遍全马的咖啡后,再为自己即将开设的咖啡馆定位。“从小,我就不曾真正看过和用心认识大马这片国土,所以才让我有了骑脚车绕岛的想法。希望以慢性生活的方式去欣赏马来西亚的风景与人文环境,及品嚐各地的咖啡,同时希望从中结识新朋友。”陈劲豪回忆说,这并不是他的第一次脚车之旅。在台湾唸书时,曾与弟弟和一班学弟于2009年,在台展开11天的环岛骑。“那一次之后,我深深体验到单车行的魅力。那种一步一脚印,一踏一轮迹,踏实的成就感,让人难忘。”担心治安一度却步脚车一直被视为一种“弱势”的交通工具,在路上行驶存有一定的危险,询及陈劲豪是否曾担心一路上的治安问题而一度却步,他坦言:“说不担心是骗人的,尤其在治安方面,但在搜集许多资料以及向不少前辈讨教后,他们都是赞多于弹,而且,大部份都说马来西亚人都很善良及热情,这一点让我放下心来。”他说,儘管如此,他还是得提高警惕,并会儘量在每天上午8时许出发,避免晚上行动。避免晚上行动“虽然家人有担心,但仍非常支持我这趟单车之旅。我也相信再怎幺坏的地方,也会遇到好人,必须要有正面能量的想法。”喝后心悸曾抗拒咖啡不说不知,梦想开设咖啡馆的陈劲豪从小抗拒咖啡,并指咖啡会令他心悸。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他突然在近几年对咖啡产生浓厚的兴趣,也开始对咖啡有了更深层的认识。2012年7月,他还在台湾报读咖啡课程,培养出药剂师以外的第二专长。近十余年来,咖啡市场在亚洲蓬勃发展,已成一种趋势和文化,尤其在台湾,精品咖啡馆甚至已到达饱和点,在当地非常普遍。陈劲豪说,他希望这趟单车骑迹之行也是一段咖啡朝圣之旅,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儘量找机会品嚐当地的咖啡,结识咖啡前辈,趁机向他们取经。将到台湾进修咖啡课程“此次的环岛目的包括体验当地的人文环境,了解精品咖啡馆的欢迎程度。最近几年来,精品咖啡馆在马来西亚的发展非常迅速,许多地区都可见到这类咖啡馆林立,所以我希望自己开设的咖啡馆除了能够结合自己的兴趣,也可让到来的人感到舒服和有意思。”询及为何不选在咖啡文化更普及的台湾开设咖啡馆,他说,大马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加上父母年事已高,所以他想返马创业。“倘若成功开设咖啡馆,我将不断提高和掌握更多咖啡技术,因为只有凭藉自身的优势和专业知识,才具有竞争能力。”所以,在完成“单车骑迹”后,他将会到台湾进修与咖啡有关的课程,以加强咖啡知识,同时考取咖啡师执照。远征路上获提供住宿陈劲豪感谢各方亲朋好友的热情相助,一路上为他提供住宿,有不少还是他在网上初相识的“脚车发烧友”。他说,这些人的经验分享与宝贵建议,让他得以顺利在马来西亚展开脚车远征初体验。他说,其实在住宿方面,除了获友人协助,他也会儘量选择廉价酒店留宿,因为主要的预算都会花费在沿途上的咖啡。“按照计划,初步预算,全程耗费约2000令吉。”/报导:陈玉美‧2014.03.17

上一篇: 下一篇: